【深度】7亿人拿出手机扫一扫,“国民应用”支付宝养成记| 解构蚂蚁④(3)

界面新闻 2020-10-22 13:23:42

在牢牢占据连锁便利店、商超等大中型商户的阵地之后,2017年,支付宝推出的“免邮费领取收钱码贴纸”、“多收多赚”、提现补贴等优惠政策,让中国数以千万计的早餐摊、夫妻店这些甚至没有经营门面的街边小店也用上了蓝色收款码。

随后,支付宝还推出支持小商家推广和应用移动支付,并将小商家的提现免费服务延长,此后,基于二维码支付流水的“码商”,以及相关的借贷服务也逐渐成长。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经济体跨越式地进入了数字时代,由此衍生出的信贷等金融服务,第一次真正将普惠金融的门槛降到最低。

在征服了“高频、小额、日常消费”的数千万早餐店、夫妻店为代表的小微商户,支付宝二维码支付才真正让7亿用户养成了“拿出手机扫一扫”的支付习惯,此时,支付宝才真正成为国民应用。

如何留住用户?从社交焦虑到沉迷种树

支付宝也面临成长的烦恼,腾讯旗下的财付通当属让其头疼的头号劲敌。

2014年农历马年春节,微信率先推出“春节红包”功能,在手机上“抢红包”一时间风靡全国。仅在当年除夕至大年初一,便吸引腾讯500万用户参与,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。微信支付这一次洞察人情、时机精准的“偷袭”,让支付宝一度紧张万分,甚至患上“社交焦虑”综合症。

2016年,支付宝开始疯狂尝试社交功能,主要包括:“来往”、“钉钉”、 “圈子”、“到位”、“集五福”等,这些五花八门的应用嫁接在敏感的金融支付之上,让支付宝想获取的社交属性越走越偏。

当年11月,支付宝新版本推出“圈子”功能,其中展示的“校园日记”、“白领日记”等充斥大尺度不雅照,遭到全民吐槽,之后只能迅速下线。时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在内部信中直言,“错了就是错了”,将进行团队内部讨论整顿,并坦承,这一事件成为支付宝成立以来形象最差时刻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

本网页已闲置过久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

   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